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产业论坛 | 谋求产业化生产系统与作者才情的珠联璧合


726日上午,第十二届FIRST影展在索菲特大酒店举办产业论坛,展开了一次有关类型作者的二元对话,并探讨了当下电影行业产能过剩与作者才情稀缺的困境。活动现场,主持人王红卫先生与台湾制片人陈国富叶如芬、淘票票总裁李捷等嘉宾从业内不同角度出发,交流了电影市场与制片行业的现状,指出当下青年作者存在的创作误区,并谈及了优秀制片团队的重要性以及平台价值。之后,青年电影人忻钰坤文牧野李非从自身创作经验出发,表达了对产业环境与作者成长样态的思考。


好看的电影与不好看的电影其实很难分野



在谈及正式主题之前,陈国富导演首先表示,他并不会刻意去区分年轻导演或资深导演,因为每个导演都是特别的个体,情况各异。身为制片人的叶如芬女士也给出了类似的观点:对我来讲,电影只有两种,倒没有说从创作的角度来看,就是说好看的电影和不好看的电影,青年创作者或是资深创作者同样都会创作出来。



面对现阶段的电影市场环境,叶如芬坦言自己时常感到很矛盾,因为好的题材往往也要承担一定风险,相较于导演而言,制片人的顾虑会更多,不仅包括电影市场的反响,还包括未来的发展,以及作品能否在影展上亮相,所以很多时候好看的电影与不好看的电影其实很难分野。



陈国富用一个极为形象的比喻表达了制片纠结跟痛苦的感受,尽管项目有时候就像自己的小孩,但最终导演才是为作品负责的第一人,制片的参与感必须要适可而止,你跟小孩的脐带是要剪掉的,因为你可能把他送进学校,让他进入社会,让那个导演爱着小孩,来接受其他观众的观评。因此陈国富导演对于制片工作的定义非常明确,那就是在创作过程中提供更大的可能性,更高的准确度,帮助导演完成作品,接受观众的终极考验。


对于当下年轻导演在创作中时常会存在的执拗,陈国富导演与叶如芬女士各有心得。陈国富老师说道:我跟新导演合作的经验,就是很多很多次我是要帮他们重新来一遍,不是否定他们的工作成果,也不是把创作的权利从他们手上拿走,而是要提供另外一种可能性给他看一下,让他参考这样有没有好一些。


而叶如芬女士采用的方法则是在摸清导演个性之后,用自己的相处方式一路陪伴:我通常都是慢慢说,在制作上我比较有经验,在拍摄的时候我会出现在现场,给他们意见,这个都是互相沟通交流,包括到后期剪辑,做声音,他们想找的音乐,我通常都是一路一直陪着



淘票票总裁李捷先生从平台终端反馈的角度出发,给青年导演们提出了非常实用的建议,第一是找到自己最擅长表达的类型题材,第二是找到好的制片人或监制,组成一个专业的团队,第三是能在作品上有一定的延续性。同时他也强调,导演要保持自己的清醒和独立性,尽管大数据时代能给为导演提供非常直观的受众反馈,但导演也不能完全按照观众的反应去修改作品,应该对自己的表达持有一个笃定的态度。


就算是一个新导演,你也是导演


在活动的下半场中,青年导演忻钰坤、文牧野与李非一同上台,结合自己的切身创作体会发言,类型作者的双重命题各抒己见



三位导演的电影生涯开端都与FIRST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而今再次回到FIRST自然有许多感慨,交流同行不变是他们对于FIRST的关键词。文牧野在发言中说道:最重要的是FIRST给了我一个家的感觉,它给了我安全感,创作者总会在创作的时候希望有一些人可以看到,FIRST提供了能让这些人过来的地方,有了这些安全感就不会孤独。



在谈到处女作的话题时,三位导演毫不吝啬地与在场嘉宾分享了自己积累的心得与体会。 忻钰坤说自己在起步之初收获的最宝贵经验并不是坚持,而是学会在关健时刻放弃,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做出理性的选择。文牧野认为青年导演最重要的是打开,格局变大,接受一切以前接受不了的,先从台子上下来,先到日常中间,后来再决定是不是再上来努力在共性与个性、匠人与艺术家之间找到平衡点李非的经验是创作者要先找准自己的定位:如果谁在第一部的时候就能想清楚,步子往哪儿迈,路往哪个方向走,我觉得是有价值的。



当青年导演从FIRST影展平台进入到真正的电影产业之后,不仅会经历从学员到创作者的身份转变,也会经历心态上的巨大起落,而如何克服这些问题,成了很多年轻导演必须面对的问题。对此文牧野提出的建议是,要找准自己的位置,要以合作而非帮扶的态度去共事你是导演,你不比任何一个职位的人要差,就算是一个新导演,你也是导演。忻钰坤与李非也持有相似的观点,即一定要寻找真正热爱电影,热爱创作的合作者,能够帮助导演在创作之路上行走得更加自如顺畅。



从外部来看,产业作者之间似乎存在某种矛盾,行业要求有时会影响和制约作者取得突破性创作成果。但如果没有制作规格的提升,许多导演会面临前期准备与后期流程碎片化、凌乱化的问题,而专业化的合作团队往往能给帮助导演规避这些风险,事半功倍。因此产业化的生产系统与作者的才情,对于创作出高质量的作品会产生决定性影响,二者缺一不可。如何在产业作者性之间取得平衡点最终还是要靠导演在创作实践中摸索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