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训练营 | 我们可能给不了你想要的答案


716号开营仪式直到726号举行的训练营首映礼及结业仪式,我们已经度过了整整十天的时间。期间我们进行了勘景、拍摄、剪辑三个关键环节,同时穿插其中的还有故事讨论会、导师剪辑指导课。


我们期待在最后可以听到青年导演们对这次FIRST训练营的看法与感受,于是在首映礼之前我们分别对十位导演进行了采访。可以说,结果是在意料之外的,但也在情理之中。因为我们没有得到任何总结性的观念


对于导演们来说,电影是根植于自我的。创作的种子需要接触地面,然后去感觉,去触碰,最终在不断地激发中成长。但也正是因为自我作为一个复杂的混合体是很难去总结的,那么由它生长出的作品也非常难以用语言去阐释。


大部分导演来到FIRST训练营是因为导师蔡明亮和教务长贝拉·塔尔。对于导演潘笑笑来说,在来到FIRST之前就已经了解导师蔡明亮的性格、作品及美学风格,这次来是为了一个能与其近距离接触的机会。李骋佺导演则是受到贝拉塔尔影片中空间叙事等多方面的吸引。


训练营导演李骋佺


兰天星导演如是说:这次来到FIRST训练营收获最大的是与各位导演的交流。他举了一个例子,在一次拍摄中拍摄一个女孩单独的场景,摄影指导大冢龙治说希望镜头更近一些,这样才能更加贴近女孩此时孤独的状态,而蔡明亮导演却说镜头应该再远一些,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站在一个观察者的角度去看。兰天星导演说:你最后会拍什么样的电影归根结底还是你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训练营导演 兰天星

当问到拍摄过程中的感受时,单路导演也说:做什么都是做自己,做了什么再去表达吧。


训练营导

这次的FIRST训练营更多时候扮演着青年导演实验场的角色,比起结果,他们更看重在过程中的感受与收获。高元导演是做当代艺术出身,目前还是青海师范大学的一名老师。他提到之所以来到FIRST是因为想要看一看正规的拍摄流程,并且也希望和其它导演搭建起交流的桥梁。


训练营导演 高元

并非导演出身的不是只有高元导演,施一凡导演在来到FIRST之前一直在做编剧工作,方向也偏商业,她直言这次来FIRST来说对自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已经习惯了曾经的语言表达方式,所以对自己的影像表达并没有把握。在两个相关却截然不同的领域进行尝试和探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或许你想要丢掉的一些东西,又会反过来帮助你形成自己的风格。


训练营导演 施一凡

对于导演吕诗雨来说,这次FIRST训练营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导师蔡明亮说的那句:有没有办法让你的剧本变得不完整。最终他和蔡导商量决定去掉几个连接片段,但仍保留原本的剧情内在连接。习惯了学院派剧本规范的他坦言:来到训练营最大的收获是尝试不同


训练营导演 吕诗雨


在短时间、零成本的情况下完成一部作品,对导演经验、体力、创作习惯都带来了不同程度的考验。曾在纽约TribecaFIRST、中国独立影展有过展映经验的郑陆心源导演谈到这次来到FIRST创作经验,与以往最不同的一点是,之前是到了哪里有感觉就拍了,但在规定时间内必须完成一个作品却是第一次。正像这次FIRST训练营的主题无事,本身就带有一种无中生有的性质。我们希望在这样一个高强度的拍片过程中,激发导演的创作欲望,并且在纳入自己过往经验中去反思、筛选、丢掉。


训练营导演郑陆心源


贾超导演说:拍片中最大的困难来源于自己。


训练营导演 贾超


陈巧真导演毕业于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学院,曾完成三部独立短片作品。这个有些腼腆的女孩,身上带着与身俱来的艺术感知力。在这次FIRST训练营拍摄过程中,她说:比较遗憾的是拍摄了一些自己不确定的东西。同时她也说因为喜欢现在的团队和认识的人,希望有机会再次合作拍摄一部影片。


训练营导演 陈巧真


同样为这次团队合作感到开心的还有导演潘笑笑,之前他一直是独立拍片,但这次因为有团队的人为影片付出、操心,对他来说是一次不错的体验。期间我问他,这次影片可能会想表达什么。他回答说:这需要从影像中去寻找,如果能够说出来,又为什么要用影像去呈现呢?他还拿出手机给我看之前在西藏拍摄的片段,告诉我说:可能不一定是美,而是呈现出来的感受。训练营导演 潘笑笑


除了这些,我们还谈到蔡明亮导演在训练营中起到的作用。他并不干涉,而更多地是提醒。如果一定要为此次FIRST训练营冠以某种气质,那么就是在规则限制下给到导演们最大程度的创作自由。或许我们可以说这是一次带着镣铐的舞蹈,我们不会也无法限制他们对创作的态度和想法。同样,他们也无法说短短十天的时间能带给他们怎样的改变或影响,就像两条路在这一刻交汇了,他们会带着这一刻往下走还是不会,我们也无法预料。


采访结束后,单路导演走过来跟我说:我很想帮你,但恐怕我帮不了你。但其实真实的去呈现和叙述,已经足够。我们期待的本就不是一个确切的答案,而是一种之于无论是导演还是FIRST训练营的可能性


726日晚9点的唐道637锅庄广场,这种可能性终于化作了首映礼中真实的在地呈现。FIRST影展的CEO李子为上台发言:广场的效果不是最佳的,但只有在广场上的大荧幕上展映,才能让在场的嘉宾和当地居民真切地感受到它的生命。


FIRST影展CEO 李子为


而作为从勘景阶段到拍摄、剪辑的旁观者的我,无疑是这一生命诞生的见证者。在紧张的创作时间中,导演们不断地感受地域氛围,在与演员互动过程中生发自己的影像表达方式。


李骋佺导演《送还》中在蜡烛火光上游走的手,贾超导演《阿华》中慢慢走近流浪汉与假人、与他们平行躺下的女孩。单路导演《尘埃落定的土被扬起》中被扫起的尘土与孩童跳绳的情景饱含对土地以及回忆的追寻。


意象的表达从事物中自然生长出来,给予我们丰富的联想。除此以外,影像也赋予我们很多阐释的可能。在兰天星的《寻找KOKO》中自杀女孩与导演自己影像的跳切,高元的《白夜》中从后视镜中窥见的司机面孔以及极具现代艺术感的画面剪接,郑陆心源的《公车上的白色蝴蝶》通过女孩自白与西宁城市中的日常情景的跳切,展现来到异地的女孩在寻找城市连接过程中的孤独感。还有潘笑笑导演《常愉》中女孩在村中里的游走,以及陈巧真导演《小院》里对五叔与女儿之间疏离感情的表现。


相比之下,施一凡导演的《半日 丢失》与吕诗雨的《直播日常》在做减法的同时也保留了自己擅长的故事驾驭能力。



FIRST训练营早在几个月前就曾说过:我们不是为了培养十个小蔡明亮我们也很高兴看到导演们在训练营创作过程中,保留自己擅长领域的同时,在丢掉中做的尝试和探索。



蔡明亮导演在展映结束后的结业仪式中说:我感觉最棒的地方,是看到十个不一样的感觉这样的结果是与FIRST在选择导演时的初衷相互呼应的,也是我们所期待的。


本届FIRST战略合作伙伴腾讯影业品牌经理、NEXT IDEA编剧赛事负责人朱晨盛表达了对中国青年电影人及未来电影市场的祝福。同时训练营独家设备支持的佳能(中国)影像信息产品BtoB销售部高级总经理铃木俊行也表示希望FIRST的未来越来越好,并鼓励青年电影人未来的发展。



我们非常感谢我们没有给彼此答案,而是把感觉留到影片中、过程中,自己去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