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如果你一直在寒冬里,那么现在你的春天来了





11月的最后一个周末,距离第13届FIRST影展征片开启也就仅剩最后4天,创投会电影计划征集也要在年初开始,FIRST实验室征案还有最后23天……似乎所有版块都进入了最紧要的倒计时。也正在这个时候,FIRST影展联合爱奇艺在FIRST电影馆举行了一场观影与产业探讨交织结合的电影活动,去集中释放又一年观望过后的新方向、选择和未来的可能







不是只要有卖相的片子

就可以进入FIRST产业场


在放映首场时,FIRST影展就表示,“观众们在这两天时间内会看到的影片都是风格迥异的类型,其中有4部是FIRST产业场和竞赛部分的影片,包括竞赛在内的。FIRST各板块的诉求从来都不是说要发掘和培养某一种类型,某一类气质的影片和项目,而是包罗万象的,丰富多元的。”正如FIRST电影事务部总监段炼,在谈到FIRST产业场时,所说的。




FIRST电影事务部总监段炼




“对于FIRST产业场版块而言,它最开始的核心并不是要捧一个明星导演,或者电影爆款。去年,FIRST产业场起,我不认为只要有卖相的片子就一定要进产业场展映,这是FIRST早期跟爱奇艺达成的共识,不是观众需要什么,就向产业输出哪些类型的电影,而是通过判断,给出应该被观看,多样的选择,去引导市场变化,观看可能。今年产业场影片,有的卖了网络版权,有的卖了海外发行权……每部片子、不同类型风格的影片在产业场找到了自己需要被提供服务的那一方,这在某种程度上是我们的意义是向往。但我们不希望跟谁合作,谁就抢占先机,这个平台是开放的,应该有各种行业嘉宾、伙伴进入,所有人过来是平权的交换和交易,这也是最核心的交易本质。”




FIRST产业场约谈现场




把FIRST当做一个起点

不要当做路径和终点


持续两日的展映过后,FIRST影展和爱奇艺邀请到了上影发行常务副总王毅、和和影业董事长杨巍、麦特文化传媒总裁陈砺志、爱奇艺电影版权中心宋佳,发散讨论,集中交流。更有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惊喜空降现场,轮番生发观点。王长田建议青年导演可以把FIRST当做一个起点,但不要当做路径和终点。“FIRST是一个非常好的让新导演获得关注和认可的机会,但是大部分FIRST影展的影片,离市场还是有点距离,如果朝着FIRST这个最初的起点,当成一种路径一直走下去,把它当作人生制高点的话,我担心大家可能不会走的太远,还是要更加充分地让更多人看到你的才华,你的作品,更不能把FIRST影展当作终点。”




主题沙龙现场




的确如此,FIRST影展在竞赛之外,开设短片季、训练营、实验室、创投会、主动放映等板块,从来都不是要把年轻电影固守在电影节本身的系统内,而是让他们在进入制作,进入市场,到达观众之前能够不断得到磨炼,收获更坚定的电影观念,更丰富的拍摄经验,更成熟的文本,更合理的行业资源,更有效的交易途径,更大基数的观众群体。然后以可辨识的气质,成熟的作品开放面对创作环境和电影市场。




王长田表示,一些新电影市场在出现,缺的是好作品,现在是新导演、新编剧、新演员诞生的最好的时机,“我觉得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期比我们现在此时此刻更加需要年轻人。在我的办公室,每年见的大多数都是年轻人。”





四个春天背后

令人振奋的行业共识


而几位嘉宾,虽然是电影投资、发行、营销各个不同环节的构建者,对内容的需求本身确是一致的。杨巍:“对于我来讲是产品思维,无论是大的商业片,还是作者电影,什么也好。看中的毫无疑问还是内容本身,大体量的商业电影有自己基本的市场逻辑,面对小成本作者电影,我们就更偏重于导演的表达,电影质感等等。从投资角度来讲,选择项目,无论如何,唯一的标准就是好内容,可以是不同层面的好。”




和和影业董事长杨巍




作为第十二届产业场影片之一,刚刚定档2019年1月4日的《四个春天》似乎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难能可贵的是在于几乎所有看过影片的各大电影公司都积极想要参与,哪怕只是参与一点,或者并没有什么利益,没有一个人是把它当做生意来做的,这个共识是在这几年我在电影行业当中很少遇到的,这太让人振奋了。好的内容大家都有认知,而且它让你觉得你就有责任要去做这部电影,你就觉得应该分享这部电影,我相信每一个看到它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一种感觉。”




《四个春天》定档2019年1月4日




上影发行王毅总也表达了,“我们上影集团整体对于不管是年轻导演还是艺术影片,其实都是大力支持的。上影的整个体系涵盖了产业链条各环节,也有院线,天下票仓等,我们现在从市场端也会更积极主动的去寻求一些好的、年轻导演的一些独特作品进行合作。”




上影发行常务副总王毅




影视寒冬,

死的是谁?


王长田说起今年6月份到来的所谓“影视寒冬”,“这个暂时的阶段,会给行业造成很大波动,比如说两万家影视公司,倒个几千家可能是很正常的,如果没有这一段的风波,倒闭会延后,现在只是加速了。”现在似乎对于电影公司的时机不太好,但是对于做内容的人、想好好做事情的人来讲,大家的共识是比以前更好了。在营销端的麦特也不例外,“我的项目已经接到2020年的大年初一了,你能说它是寒冬吗?我倒觉得,你很认真、很专注、很专业地去做,它不会有寒冬,因为市场这么大哪儿来的寒冬?淘汰的是谁?冻死的是谁?是不专业,是不茁壮,是没有生命力的。留下来的会面对更好的发展空间。”




麦特文化传媒总裁陈砺志




提到明年市场冷淡的疑问,王毅指出明年好莱坞影片应该很强劲,包括前两天发的《狮子王》的首款预告片,大家疯传它的工业指数非常高,明年确实是好莱坞的大年。“但是我愿意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就是国产片特别是年轻导演,包括FIRST影展走出来的年轻导演和作品,我们可能的机会就在此,严冬后面紧跟着肯定是春天,一定是这样!”







“我不会听导演的,

营销是我的专业”



当电影完成创作,制作流程,进入市场发行和营销,麦特和爱奇艺明显更深有感触。被问到“作者表达跟营销策略不同怎么办”,一向掷地有声的陈砺志表示:“我们一般不听导演的,导演拍片,这是你的专业,我绝对不会干扰说应该怎么拍,我也不会让编剧怎么改本子,但是到了宣发端,导演不要指导说发行怎么排片,落地的物料应该用什么,或者指导我说营销应该怎么做。那是我的专业,我会负责。所以我永远不会碰到你讲的这个问题。导演给出了一个好作品,把它卖出去是我的责任,同时我也会要求他信任我,我一定会把它卖出该有的甚至超出预期的(成绩)。可能你想表达的东西它不符合我全盘考量,但是营销的同时也不会损害影片。”




陈砺志谈电影营销




真正的问题或许是不专业,“现在整个行业虽然发展速度很快,但是不专业的现象依然比比皆是,不仅是说营销,从前期立项、编剧、制作到后面的发行营销都是不专业很多。所谓逆袭不就是因为前期没有做到位才会逆袭吗?春节也有三十亿的电影,大家就会觉得某个公司很牛逼。所谓工业化营销,就是指专业性,你做预告片一定要做的好,做海报一定要做好。它不是一个很洋气的词汇,它是一个很基本的词汇。但是仅仅这一点到现在还是没有做到。”







中国电影营销是很复杂的,在其他语境,可能营销很简单,三款预告片、两款海报、一个发布会就全结束了,但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别人的电影有公信力,比如说给你看一款预告片,就能代表这个电影的水准。但是中国不是,还有媒体的公信力不同,有时候评价说一部影片好看,我还担心它被公关了。




未来发行方式选择,

不是传统与网络的比肩?


作为网络发行端的代表,宋佳则希望,如果很多有才华的青年电影作品因为成本问题或者整个市场环境等问题,没有办法在院线公映发行,他们能够通过爱奇艺的平台被更多人看到,同时也能通过网络分账的商业模式给到创作者一些回收。另外,她同时也希望这些独立电影在网络发行上产生的收益,有朝一日能被记录到中国电影的整个票房系统里,让传统院线发行和网络发行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的融合点,产生更多的市场增量。




爱奇艺电影版权中心宋佳




传统院线的规模有它的规模、历史,每个发行阶段的专业性来说,都比网络院线要强壮,未来,发行不是说网络院线跟传统院线之间的关系,而更多在于投资方或者是制片人的选择,需要前期就对市场有精准的判断,提前找到更清晰的思路去选择适合的发行方式。到底是院线还是网络,还是哪个先哪个后还是同步,同步的话大概窗口期有多长等等。




宋佳谈网络发行




提到未来还想做产业场的构想,宋佳表示“今年去产业场看了很多电影,我觉得都是特别好的、有自我表达的青年电影。但是这样的电影,能不能放到网络上是一个问题,即便是放到网络上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发挥出该有的能量。所以我觉得,未来如果我们能够在影片前期就开始做更多的策划把控,让他们更有规避风险的能力,我们帮助青年导演去实现他们的梦想,当他们回头看的时候可能还会记住我们,记住爱奇艺,记住我们当时跟他们交流过。”







这几年除了产业场本身的合作,爱奇艺也在用多种多样的方式去助力青年电影作品的发行。比如《黑处有什么》,爱奇艺进行版权采购上线;电影《八月》,爱奇艺以出品方的身份,在进行了传统院线发行后,上线爱奇艺;《睡沙发的人》在爱奇艺纯网络分账发行;《北方一片苍茫》院线上映后,在爱奇艺尝试7天短窗口期上线,并取得了可观的观看流量。如果折合网络分账标准进行计算,即便在院线已上映7天,在网络上线后3日,票房也可达到百万级别。其中,《睡沙发的人》和《北方一片苍茫》也是FIRST产业场展映影片,未来也会陆续有几部不同类型风格的青年导演作品,以不同的商业模式上线爱奇艺。


分享了这么多,另外,在论坛现场,几乎所有嘉宾都表达了对FIRST影展的评价、判断或希望。

 

陈砺志表示自己刚开始很烦李子为?如何又称FIRST影展为中国最好的电影节?

王长田称FIRST有希望成为一个不可取代地位的影展,缘由为何?

宋佳说无论以后FIRST在哪里都会去参与,情深何处?

王毅看中FIRST影展的点,纯粹,独立,持续,多元,又需怎样解读?


敬请期待接下来FIRST影展官方的分享。